汽车K线:久留一处,何不离开,去哪儿都好

因食材新鲜、烹饪方式透明,以及用柴火烧制的原始感,对于大铁锅炖鱼我是非常喜欢。而此刻要讲的却是另外一个更复杂、同样令人喜爱的钢铁制品——哈弗H7L。它给笔者带来的惊喜,不亚于第一次品尝到铁锅炖鱼的兴奋。
我要分享:
字号+- 字体:宋体
汽车K线 · 2016-12-28|11:04 评论(0) 收藏(0)

  人如果久留一处,会令人司空见惯;何不离开一段时间,归来让人另眼相待。每天码字累成狗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,总希望能周末可以找个远处溜溜弯儿,释放在三环里积蓄已久的压抑。

  可来到北京已快7年了,这座拥有两千万左右人口的巨型城市,到了周末去哪儿哪儿堵,用“人山人海、人满为患”形容毫不夸张。很简单,这座已经修建了七环(据说有1000km)的围城,不光有本地人,也有我们,以及前来旅游观赏这座有着深厚历史城市的游人。

  香山红叶是不敢看了,便只能花上三天,跑到千里之外的本溪赏红;南锣鼓巷和什刹海像下饺子,人车混杂,不如两天去几百里外的大同,吃碗刀削面,数数云冈有多少个石窟;即便远点儿,但密云和怀柔水库一道周末爆棚,车水马龙,但才有一天时间啊,又该怎么办?

  何况我打心底不喜欢“宅”!

  也不记得什么时候、是怎么知道一个离北京不远,但是有山有水的地方,并且离水库几公里的地方,架上一口铁锅,点燃柴火,放入一条洗净的鲜鱼,卤水点的豆腐,奶白色的大白菜,我爱吃的排骨、土豆和四川苕粉,最后锅边贴上几个玉米饼······

  这个地方叫蓟县,古称渔阳(看来是有山有水,古代山南水北谓之阳,渔阳恰好在盘山东南,于桥水库西北),属于天津辖区,是天津的“后花园”,也是天津的“大水缸”,但其实它离北京市区,比天津市区还要近二三十公里。

  可以的话,周五早睡,周六早起,在大多数人还处于睡眠状态时,启动发动机,趁着天还未亮路上车少,只需一个半小时便可以到达距离东直门百公里外的“渔阳”。

  当从蓟县出口出来的时候,真有一种“轻舟已过万重山”的感觉,再看下地图实时路况,首都机场高速到京平高速,已经呈现红绿黄三色交替······但我们却享受着音乐,蓝天、白云。

  就在不远处,除了诗和远方,还有高山和一湖平水等着我们一行四人。由于时间比较早,还不到9点,我们便决定驱车先沿水库北线,进入村庄,直抵水岸。

  穿过崎岖的小道,七拐八拐来到一处围栏的大门口(车大,考验技术水平)。索性开着,确认安全后,只见四个人鬼鬼祟祟的顶着风就来到岸边。

  没想到水涨高了,淹没了之前来的陆地,但还是能看到岸边一簇簇的芦苇,在冬日暖阳照耀下,展现出绚丽和浪漫,随风摇曳,流苏一般的芦花,音符一般散落在水面和岸边,闪动着迷离的光泽。

  芦苇古称“蒹葭”,忽然想起,《诗经》中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”的诗句;它经历了乍暖还寒的春天,酷热难耐的暑季,绿中带黄,“黄沙百战穿金甲”,从秋天再到冬季。突然发现,自己竟然喜欢上这柔软却透着刚毅和坚韧的植物。

  由于一夜的大风吹跑了笼罩华北上空的雾霾,伫立湖边,除了欣赏美景,也终于有时间思考一下过往。心之所愿,无所不成。

  望着远处的渔船,我已经有些饿了,包揽山水美景毕竟不能当饭吃。寄情山水吾所愿,品味美食价更高。

  不喜欢走回头路,因此只能沿着湖边从另外一条路绕回主路,但这条路实在狭窄难走(车技不好,或是车太大就不要走了,否则极容易刮碰,但后文我一定要好好讲讲此次座驾,就像我喜欢铁锅炖鱼一样)。

  幸运的是,我相信能在北京胡同里开车的人,都有这能力,但也要看车(哈弗H7L转弯半径不错)。

  回到独乐寺以南的十字路口,终于到了此行的重中之重,不仅有柴火和铁锅,还有大鱼和配菜的地方——龙江铁锅炖鱼(其实我没有义务做广告,老板也没给我打折,但是他家味道,环境确实很好,门口还能随便停车,冬天完全不用担心冷,臀部保证暖暖的)。

  就不做重点介绍了,直接上图片吧。铁锅炖3.7斤的大鱼(水库鱼比较贵),用排骨去腥增味,豆腐和鱼也不能分离,再加入······柴火旺旺的燃烧,不一会儿香味就扑鼻而来。四个满18周岁的人想吃到走不动路,大约160元就够了。

  下午大概1点,水足饭饱,顶到水库西头南下,南线环库公路较北线平原不同,多为依山、丘陵而造,所谓海拔高,视野好,但是难以走进水边(小悬崖挺多,有点儿高)。

  车并不多,但道路蜿蜒盘旋,喜欢开车的人,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去处。把车停在湖边,可以打个盹儿,也可以悠闲地看看书,沐浴在暖阳下。今日吾得闲!

  冬天,昼短夜长,暖阳不久就变成了夕阳,西下之前,驱车回城。夜幕降临,回到司空见惯之地,但心境已经好了许多。”

[1]  [2]  下一页  尾页
微信二维码

关注哈弗SUV微信

哈弗智家二维码

下载哈弗智家

哈弗官网百度知道

哈弗官网百度知道

责编:郑昊
热门车推荐
专题推荐
品牌栏目